搜索 Search
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科技巨头的军备竞赛:数据中心门槛越来越高

2017-5-24 9:11:55点击:
      国外媒体周末刊文称,石油天然气公司投入了数十亿美元去勘探新的油气储备。与此类似,大型科技公司也在争相投入巨资,建设复杂而精密的计算基础设施,通过云计算为创业公司和企业客户提供计算服务。

上周,亚马逊再次发力。该公司宣布,将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建设数据中心。未来几年,云计算市场的规模预计将达到数千亿美元,而多家公司都希望在这一市场占据领先地位。
  
  亚马逊及其竞争对手微软和Alphabet正在积极发展所谓的“超大规模计算”技术,这类技术可以根据客户需求迅速提供计算能力。根据各家公司提交给监管部门的文件,亚马逊、微软和Alphabet去年的资本支出和融资租赁总额达到315.4亿美元,较2015年增长22%。
  
  这些公司对数据中心的投资并不都是为了提供“基础设施即服务”,但每家公司均表示,云计算是重点投资领域。作为云计算市场的领先者,亚马逊并未披露斯德哥尔摩数据中心的建设成本。分析师估计,该项成本将达到数亿美元。
  
  投资者也支持科技巨头对云计算的投资,这样的投资与油气勘探,以及电信运营商建设通信光缆类似。投资回报显而易见。根据Gartner的数据,去年企业客户对计算、存储和数据库等技术的投资约为5000亿美元,而云计算在其中占相当一部分。
  
  Gartner分析师埃德.安德森(Ed Andersen)表示,企业的这笔支出正在从自主服务器向云计算转移,而云计算市场掌握在“少数公司手中”。
  
  德意志银行分析师卡尔.克尔斯泰德(Karl Keirstead)表示,科技巨头的大举投资正在给云计算市场制造壁垒,如果可能的竞争对手希望涉足这一市场,那么需要投入上百亿美元,才能提供相匹敌的服务。他表示:“它们已挖掘了巨大的壕沟。”
  
  不过,仍有公司不愿放弃这一市场,其中之一是甲骨文。去年夏季,甲骨文推出了云计算基础设施服务,并豪言将挑战亚马逊的领先地位。然而,甲骨文对云计算基础设施的投资规模要远小于亚马逊、微软和Alphabet。在截至今年2月的前4个季度中,甲骨文的资本支出,包括数据中心建设投资在内,只有17亿美元。
  
  甲骨文产品营销高级副总裁史蒂夫.达赫布(SteveDaheb)指出,仅仅资本支出数据并不能反映全貌。他认为,甲骨文的基础设施服务要远好于其他行业巨头,因此不需要巨额投资数据中心也有能力提供具有竞争力的服务。
  
  达赫布在电子邮件中表示:“孤立的资本支出数据很有趣,但并不能据此形成结论。”而甲骨文的资本支出“符合我们的期望”。毫无疑问,甲骨文与行业巨头之间仍有一定差距。最近一个季度,该公司的基础设施即服务营收同比增长17%,至1.78亿美元。而包含基础设施即服务在内的亚马逊AWS净营收同比增长47%,至35.4亿美元。
  
  德意志银行的克尔斯泰德认为,这一市场的“游戏已经结束”,不可能再有其他公司提供类似亚马逊、微软和Alphabet的“通用”云计算基础设施服务。他同时表示,一些企业客户可能会将运行甲骨文软件的数据库从自主服务器搬迁至云计算系统中,甲骨文在这一领域仍有机会。他指出:“如果甲骨文缩小目标,那么为时不晚。”
  
  达赫布也表示,甲骨文在传统计算和云计算两方面的专业性将有助于吸引更广泛的客户。
  
  某些行业的早期进入者正在转变策略。2015年,惠普关闭了营收状况不佳的Helion公有云服务。IBM于2013年收购了SoftLayerTechnologies,试图挑战AWS。2016年,IBM的资本支出为37.3亿美元。尽管也提供基础设施服务,但IBM更强调数据分析等高利润率的增值服务。
  
  科技巨头建设数据中心的步伐并没有放缓的迹象。除了明年投入运营的斯德哥尔摩数据中心以外,亚马逊计划未来几个月启用位于巴黎和中国宁夏的数据中心。微软即将在法国、美国德克萨斯州和亚利桑那州建设数据中心。谷歌上月宣布,将在加州、加拿大和荷兰启用新的数据中心。
  
  建设全球数据中心网络的投资十分巨大,但相关公司很少披露具体投资数据。去年11月,亚马逊AWS副总裁詹姆斯.汉密尔顿(JamesHamilton)在拉斯维加斯的亚马逊大会上给出了一些数据,即亚马逊AWS数据中心地区包含“2到5个可用区域”,而其中一些由30万台订制服务器构成。
  
  谷歌技术基础设施高级副总裁乌尔斯.霍尔泽(UrsHolzle)则表示,谷歌的数据中心地区建设成本为3亿至6亿美元。而这其中尚未包括维护成本、电费,以及硬件升级等费用。他表示:“这是个持续的过程。”